英国第一份专业关注教育领域的中文媒体

解析:英国即将开征的“糖税”是怎么回事?

  • 小学
  • 责任编辑:Weibo
  • 2016-04-07 20:32:19
  • 0

3月16日,英国财相奥斯本公布最新预算案,宣布为下一代健康着想,两年内将对高糖软饮开征“糖税”,预计可为英国带来5.2亿英镑(约49亿人民币)的税收。英国的儿童肥胖问题有多严重?“糖税”能管用吗?“小胖墩”人数暴增的中国是不是也需要关注下这个话题?且看来自《英国教育周刊》的深度解读。

\

英国的“糖税”怎么收法?

按英政府计划,“糖税”税额将分为两类别,100毫升含糖超过5克的饮料每公升需缴18便士,100毫升含糖超过8克的饮料每公升需缴24便士。“糖税”将只针对软饮料企业下刀,纯果汁及牛奶为主的饮料不受限,小型生产商亦获豁免。

可口可乐、百事可乐预计将被划分至较高类别,芬达、雪碧则属低类别。据英媒计算,如今在英国售价为70便士一罐的普通可口可乐,2018年加上糖税后便要卖78便士。

计划公布当天,可口可乐公司和百事可乐公司股价应声分别下跌0.4%和0.3%。英国饮料巨头Britvic股价也下跌了1.3%。

\

“糖税”是否刻不容缓?

征收“糖税”最直接的动因就是儿童肥胖。那么英国儿童肥胖的问题究竟有多严重?

统计显示,英国小学低年级中每10个学童有1人肥胖,到小学毕业时肥胖比例增至每5人中有1个。同时英国肥胖症发病年龄逐年降低,发病时间越来越早,更有预计称未来超50%的男孩儿和70%的女孩儿会超重或者肥胖,这也会导致他们成年后罹患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的几率激增。

世界卫生组织(WHO)在《成人和儿童糖摄入量指南》中指出,与含糖饮料摄入量较低的儿童相比,含糖饮料摄入量较高的儿童明显趋于超重或肥胖。

因此世卫建议,成人和儿童游离糖(包括人为添加的葡萄糖、果糖、蔗糖,以及蜂蜜和果汁中含有的这些糖类)摄入量应减至摄入总能量的10%以内,并进一步将其降至5%,这相当于每天6茶匙,已低于大多数罐装汽水的含量。

在遵守这条规则上,英国人做得很不好,有数据显示,游离糖摄入量占英国人均热量摄入的比例高达15%,而在11~18岁的年轻人中间,软饮料更占据了29%的糖分摄入量。

此外,英国也并非是首创“糖税”的国家。法国、墨西哥和智利早已开征类似税种;印度、印尼、菲律宾和南非正在考虑;美国一些州和县市同样对此表现出兴趣。值得注意的是,肥胖问题严重的墨西哥2014年对饮料开征糖税,首年便令汽水销量减少14%。

\

收来的“糖税”将用到哪去?

奥斯本在预算案中明言,通过向碳酸饮料征收糖税的方法,为小学的体育运动提供更多的资金,中学则将获得更多资金用来开展课后活动。

奥斯本在这份财政预算中同时宣布将大幅改革教育制度。改革内容包括中小学将不再受地方教育部门管辖,而改为学院(academy)模式,以加强学校自主,并设立总额15亿英镑(约140亿元人民币)的基金,让中学每周增加至少5小时的课堂或课外活动。


“糖税”政策会有效吗?

开征“糖税”减少儿童糖分摄入,同时用收来的钱资助学校的课外活动——看起来这是一项一举两得的新政,然而实际情况却不那么乐观。

一部分“早有此意”的民众自然支持这个决定。例如英国名厨杰米•奥利弗(Jamie Oliver)曾发动联署敦促政府征糖税并获15万人响应,他非常欢迎这个政策,但也强调说“只征收糖税不够成事”,并呼吁税款可用于在学校内建立早餐和运动社团,培养学生健康习惯,不过颇为讽刺的是,奥利弗本人也遭到网民炮轰,披露他所介绍的多道食谱中,糖分都超标。

在英国民调网站debate.org上,支持和反对糖税的民众比例约为四六开。除了被指政府干预过多、伤害贫穷家庭等政治不正确,“糖税”之所以争议巨大,关键就在于某类饮料被征税,某类含糖更高的食品却被豁免,也难以改变民众的饮食习惯。

“为什么只以含糖饮料为目标呢?果汁、巧克力、蛋糕、外卖和酒也是我们大快朵颐的对象。”一些评论人士指责称,如此做法既无法减少英国人的糖分摄入,也是对软饮企业的不公平。

英国食品饮料联合会便愤而声明:“这项税收的开征将导致创新和产品换代减少,对一些厂家而言当然意味着裁员。”

此种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,丹麦曾在2011年为国民健康推出饱和脂肪税,但仅实行15个月便告夭折,该政策就被指不仅没有改变丹麦人的饮食习惯,还造成了1300多人失业。

\

中国:对儿童肥胖问题仍未有足够警惕

尽管“糖税”能否成功仍需拭目以待,然而此举已显示英国朝野对儿童肥胖问题的极度重视。相反在中国,虽然也一直有声音呼吁关注儿童的饮食健康与肥胖问题,但总体来说,社会特别是政策制定者对于这个问题的反应仍然略显迟缓。

此前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的一项研究表明,过去30年里,中国的肥胖率急剧上升,导致4600万成人“肥胖”(BMI超30),3亿人“超重”(BMI超25),总人数达到中国人口的四分之一。

尽管肥胖比率仍低于埃及、墨西哥、英国和美国等国,但中国的增长率更快。

该研究报告的作者Marie Ng同时表示,中国儿童的肥胖问题“尤其令人不安”:研究发现20岁以下的中国男孩中,有23%超重或肥胖,女孩中该比例为14%,远远超过了日本和韩国以及其他高收入国家。

究其原因,一方面中国人的体重增长与经济发展有关。但也有专家表示,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导致父母对孩子过分溺爱,而同时中国的“膳食教育”和锻炼习惯并未随饮食改善而普及,因此造成了大把抱着可乐和薯片的“胖墩儿皇帝”。

这一观点同样有数据佐证,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发现,城市居民的饮料消费正在迅速增加,每周消费一次以上者所占比例从2002年的24.7%攀升到65.1%,人均每天消费量达97毫升,其中12—17岁儿童少年最高,达到每天203毫升。

因此,即便英国的“糖税”可能并非最好的解决办法,但中国人的确有必要关注一下孩子们“喝太多糖”的问题了。


文/乔敦

阅读:
0
版权声明 除非注明,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,转载请注明: 文章来自 英国教育周刊

推荐文章

关注英国教育周刊微信公众号
每日精选文章推送

新浪微博二维码